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研课程改革→ 正文
深化高考综合改革(1-3)
录入:xzs  点击次数:490  录入日期:2018年04月18日

深化高考综合改革①

深度融合高考改革与高中课改

冯成火

冯成火 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研究员、副院长,长期致力于教育考试改革的实践与研究,先后主持多个省部哲学社科、教育规划课题研究。】

2014年94日,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并指定浙江、上海两地承担试点任务。浙江省以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为出发点,直面“唯分数论”“一考定终身”“专业被服从”等老大难问题,从考试到录取进行全面改革,形成颇具特色的高考方案和模式。2017年高考招生录取工作的圆满结束,标志着新一轮高考改革试点的成功落地,学生和家长普遍满意,社会总体评价积极正面。

这一轮高考改革,有效扩大了学生的学习选择权。浙江省新高考选考科目“73”共35种组合,彻底打破了传统非文即理的分科局限。全省2014级高中学生选传统“纯文”或“纯理”科目的只有22%,选“21理”或“21文”的占78%。学习进度和考试次数的选择更加自主。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学习能力和学校学科教学计划,规划自己的学习进度、学考和选考具体时间及次数。统一考试招生、“三位一体”综合评价招生、高职提前招生、单独考试招生4种模式并行,再辅之以高校自主招生等其他特殊类考试招生通道,让学生“条条大路通罗马”。同时,高考改革还使学校完成了从整齐划一的行政班授课,向差异化的选课走班教学的转变,“必修分层、选修分类、艺体分项”成为基本取向。在行政班与教学班并行下,班主任与成长导师“双轨制”管理模式走出了新路子,有效改变了以往普通高中“千校一面”、普遍缺少办学特色的局面。“一校一方案、一生一课表”成为高中教学形态的真实写照,“个性发展、人人成才”的多样化、特色化高中教育体系逐步形成。

当然,高考改革也给高中教育带来巨大的冲击和挑战。“选课走班”遭遇教育资源短缺、教师队伍出现结构性矛盾和“潮汐现象”、传统教学考核和绩效评估失效、原有的教学秩序受到冲击等问题接踵而来。对此,唯有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切实采取有效措施,推进高考改革与高中课改良性互动和深度融合。

一是,加大政府统筹与投入。高中课改不仅是课程标准体系的转型和升级过程,也是师生比和教育资源配置体系的调整和重组过程。没有相应的教育资源供给和支撑,没有“人、财、物”的有力保障,深化高中课改的目标就会落空。而且,高考改革和高中课改并不是单一的教育系统内部的改革,而是涉及多个环节、多个系统的综合性与社会化改革,编制、经费、物资等关键要素绝非教育系统能完全左右的。因此,国家要加强顶层设计联动和制度性统筹,研究和解决课程改革背景下教育资源合理配置的问题,调整教育投入结构与比例,重新核定学校设置标准,切实扩大资源的有效供给,包括教室、实验室、图书资料等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财政投入。

二是,深化高中教育改革。高级中学要在管理体制机制的改革上下功夫,把握选课指导制度、学校规划课程建设、建立校本教研制度、建立课程资源共享机制、改革评价制度这五个关键环节,建立起相应的管理体系,进而形成促进课改的组织机构和制度文化,为建立良好的教师关系、提升教师能力、形成共同的价值取向营造良好的学校文化氛围;要创新人事管理体制和绩效考核机制,合理确定选课走班后的师生比例、生均经费、拨款通道等;要探索教师个人发展、专业发展、教学发展和组织发展的新途径,通过扩大编制、实行区域统筹、学校自主招聘及创新课堂教学组织形态等连锁对策,应对和改善教师动态化的结构性矛盾与“潮汐现象”;要探索高考新政下高中课程建设、教学评估、教师绩效考核、学生管理新模式和路径。

三是,强化综合素质评价与高校录取的关联。高考改革方案设计的是“两依据、一参考”,这里的“一参考”就是指把综合素质评价档案交给高校,作为招生录取时的重要参考,由高校自主决定如何作为“重要参考”。关键在于,招考公平的前提是综合素质评价档案一定为写实,确保“可信”“可比”“可用”。当前,综合素质评价还缺乏高考成绩那样的公信力,而且区分度和操作性不高。虽然浙江在“三位一体”招生中使用综合素质评价成绩,但其量化的分数来自高校的面试,高中阶段的综合素质评价只是象征性地作为前置条件,考生只要在中学获得“合格”的评价即可。因此,相关部门应加强顶层设计和专题研究,核心是要解决怎样“可信”“可比”和“可用”的问题。

四是,提高生涯规划教育的“课程化”水平。目前,大多数中学教师不具备生涯规划指导能力,一些学校的相关课程形同虚设。因此,学校一方面亟须提高学生、学校、社会对生涯教育的认识和重视程度,特别是要加强师资培训与建设,着重解决“无课标、无教材、无师资”的问题,促进课程建设的标准化,增强课堂教学的针对性与有效性,引导学生学会自主选择、自我负责、主动发展;另一方面,可将生涯规划教育适度前置,以初中甚至小学为起点,实现小学、中学和大学生涯规划教育的衔接和一体化。【中国教育报 2018-4-4

深化高考综合改革②

高校要做高考改革领跑者

冯成火

2018年,新一轮高考改革将扩大试点,有序铺开。高考综合改革,涉及面广,影响深远,需要政府、学校和社会的广泛参与。

对于高校而言,这一轮高考改革带来了考试、选拔、录取三个层面的重大变化:在考试环节上,实践选择性教育理念,取消文理分科,考试科目设置实行“3+3”模式,必考语、数、外,选考“7(或6)选3”。在选拔模式上,体现“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基本改革走向。在录取机制上,取消或合并学校批次,实行专业或专业类平行志愿。

高考改革的这些变化使高校面临三大挑战。一是,选考科目组合多(浙江35种、上海20种),相比以往文理分科的传统模式,考生群体的知识结构与能力素养发生较大变化。选择的差异性和多样性,对大学教育教学提出崭新的要求。二是,取消批次和实行专业(类)平行志愿后,把所有高校的招生专业推到了市场一线,高校品牌对招生的整体影响力相对弱化,专业的实力和影响力成为主导因素,优势和热门专业更“火”,弱势或冷门专业受到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三是,高校招生录取的节点、过程、生态、要素等发生变化,招生录取工作不再有季节性而是贯穿全年,不再仅是个别职能部门的事,而需要多部门联动甚至全员参与,传统的招生理念和机制受到严峻考验。

面对高考改革带来的变化和挑战,高校必须立足自身,找准目标定位和办学特色,以生为本,从科目设置、专业建设、招生体制、教学改革四个层面着手,积极响应高考改革,成为高考改革的领跑者。

以选考科目的科学设置为抓手,引领高中学生知识结构和能力素养培养。首先,高校要深入研究按专业招生还是按专业类招生,认真分析各自的利弊得失。按专业招生,相对比较明确,学校没有后续分流问题,学生填报志愿时也没后顾之忧,不用担心后续被分配进非志愿专业;按大类招生,有利于大学前期的宽基础培养,学生通过前期大学教育,也能更清楚地发现自己的真实专业意向。其次,要认真考虑学生知识结构、能力素养和接受大学专业教育的内在必然联系,以此为基础,提出学生的选考科目要求。如,药学类专业可以化学或生物作为专业选考科目,而理工科类大都应该非常明确地提出对物理科目的选考要求。再其次,高校专业选考科目的设置,还应考虑对高中教育的引领。选考模式虽落实了学生的学习选择权,但也带来了选择的功利性,“趋利避害”心理是客观存在的。高校有责任通过专业选考科目设置,尽可能抑制这种功利性的选择,不能从生源的“量”与“分”上考量,助长这种功利选考。

加强专业建设,提高招生的核心竞争力。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平台,生源质量、培养质量和就业质量是衡量专业建设水平的核心指标。首先,要明确专业设置原则,科学规范地设置专业,构建科学的专业体系。其次,以此次高考改革为契机,优化学科专业结构,调整院系设置和教学组织,建立和完善专业的准入及退出机制。根据生源和市场需求变化情况,适时调整和更新专业内涵,最大程度地改善专业同质化情况。同时,要处理好专业建设与学科建设之间相辅相成的辩证关系,发挥学科在专业人才培养过程中的基础性作用。再其次,取消招生录取批次,将对高校的招生和人才培养产生深刻影响,生源竞争将更加激烈。高校唯有淡化身份观念,加强学科建设,办出专业特色,提升办学水平和社会美誉度,才能吸引更多、更好的生源。

转变观念,探索建立与高考改革相适应的招生动员机制。首先,高校应清醒认识到招生工作发生了两大“扩展”。一是,招生不再只是学校招生职能部门的事,而是向全校扩展,尤其是向专业院系传导,专家教授的作用和影响力愈加显现,因此,必须进行全校总动员。二是,招生从季节性向全天候扩展,生源的竞争不仅是在夏季录取时,而要看日常的功夫,平时的工作水准决定最终生源质量。其次,高校招生要学会讲故事。简单的招生简章已无法满足社会的需求,要用讲故事的方式说出学校特色、优势、动人的亮点;要动员学校一切资源搭建讲故事的平台,要动用所有媒体媒介进行立体式宣传。此外,高校要充分发挥教授、名师的人才资源优势,组织他们走进中学课堂,用他们的个人风采、渊博学识感化和吸引学生,同时通过视频、微课等形式扩大辐射力度。

优化人才培养方案,改革传统的课堂教学模式。高校要结合专业特色和社会需求,平衡好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宽口径培养与职业能力养成、对口按需培养与夯实拓宽学科专业基础的关系;改革课程体系,更新教学内容,探索微课、慕课、翻转课堂等新型教学模式,着力提高人才培养效果与社会需求的契合度;坚持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尊重学生的学习选择权,注重学生兴趣、特长的发挥,注重学生共同基础上的差异性,探索学生多样化、个性化发展的有效路径。【中国教育报 2018-4-11

深化高考综合改革

科学引导学生自主理性发展

冯成火

2017年浙江省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录取工作,呈现出四高一低的良好态势:志愿的填报率、投出率、满足率、匹配度远高于往年。综合各方评价来看,高考改革实现了学生、中学和高校的三满意。毋庸讳言的是,改革试点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新问题,特别是选考物理科目学生人数的非理性下降现象成为焦点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物理科目选考人数的非理性下降,是多因素叠加的结果。其中,过度投机、片面追求升学率是重要原因。而在接下来的改革中,浙江省通过中学、高校和考试三个层面的多措并举、综合施策,及时缓解和防范物理科目选考人数的非理性下降。为高考综合改革更好地在全国渐次推进,提供了可供借鉴、可复制的浙江经验和浙江样本。

加强对高中学校的督查和指导。高考不分文理后,物理科目选考人数有所下降有其必然性,但快速地非理性下降是不正常的。调查发现,喜欢学物理的学生大有人在,但因物理相对难学和学物理的人都比较牛的刻板印象,一些学校和教师为了让学生避免与学霸争分,强制阻止学生选择学物理,伤害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个性发展。因此,教育部门必须加强对高中学校的督查,指导高中学校坚持正确的教育理念,尊重学生自主选择权,保护和促进学生兴趣特长发展;校长、年级组长、班主任、任课教师作为提供教学保障的关键主体,要正面引导考生科学选考,为考生选考物理提供充分保障;改革物理教育教学,提高任课教师教学水平,改革物理教学方法,提升物理课堂教学质量,帮助学生能更好地学习物理知识;杜绝不考不教的应试行为,确保学生物理基本素养;禁止、查处以各种形式干预学生选考物理的行为,把适应高考改革情况纳入特色示范普通高中复评的指标体系。

探索建立高校专业选考科目指引。2017年,高校在浙招生计划中,本科理学、工学专业不限选考科目,或要求范围为3门的占了绝大多数。不限选考科目的按院校专业数计占19.35%,按计划数计占11.83%;选考科目范围为3门的按院校专业数计占51.5%,按计划数计占65.78%。高校对选考科目的要求过宽,使得一部分考生倾向于功利性选课,绕开难学”“难考的科目。教育部门亟须引导本科高校,根据不同专业培养需要,科学确定选考科目范围,提高高校专业科目要求与考生选考科目的匹配度,尤其是本科理学、工学类专业选考科目;对于部分特殊类专业,可要求考生同时符合高校所确定选考科目中的2门,鼓励学生把个人兴趣爱好、国家人才培养需要与公民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兼顾和有机结合。为此,201710月,浙江省教育厅发布了针对2016级高中学生的普通高校招生选考科目指引。日前,教育部在总结浙江、上海两地的试点经验基础上,制定出台了《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要求指引(试行)》,并明确从2017年秋季入学的高中学生开始实施。

建立科学合理的选考科目保障机制。为确保学生专业学习要求与国家专业人才培养需求相适应,教育部门必须建立相应的选考科目最低保障机制。当选考科目某次赋分人数少于保障数时,以保障数为基数进行等级赋分,保障数按照国家相关学科人才培养需要确定。浙江省针对当前面临的物理科目选考人数非理性下降的实际情况,率先对物理选考科目建立保障机制。浙江省根据近5年全国高校每年在浙江招收授予工学、理学学士学位考生数量平均为6.5万的实际数额,把物理选考科目的最低保障基数确定为6.5万。今后一段时期内,当某次考试物理选考科目赋分人数少于6.5万时,即以6.5万为基数从高到低进行等级赋分。当其他选考科目出现类似物理学科的危机不能满足国家人才培养需要时,也将参照物理学科建立相应的保障机制。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优化等级赋分办法,或是下一步需要重点研究的问题。改革方案设计之初,为了使选考科目成绩可比,采用了等级赋分的方式。从改革实践看,当物理科目选考人数下降并导致考生群体水平结构产生非线性变化时,建立在正态分布假设上的等级赋分缺乏相应的纠偏功能,从而造成考生群体间的相对不公平,这也是前期引发社会质疑的关键所在。如何优化等级赋分办法?浙江省曾考虑过多种方案,如分科目权重法、等比例映射转换法等,还讨论到由高校自主设置科目权重,进而按专业实行一档多投和高校自主录取的方案,但高考毕竟是国之重器,高考改革是高利害、高风险、高敏感的改革,需要加倍的认真研究和慎重决策。【中国教育报 2018-4-18

【关闭本页】


录入【校长室】  

现有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不填为匿名
内    容: 300字以内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换一张